排列五开奖号码走势图|排列五开奖公告
首頁 > 雜談 > 囚禁8年,洗腦、性侵、毆打,他禽獸不如,最后你竟然愛上他?

201710月28

囚禁8年,洗腦、性侵、毆打,他禽獸不如,最后你竟然愛上他?

作者:admin 0 Comments 發表評論

波叔身為一枚“婦女之友”,每天收到好多妹紙發來的“心情寄語”也是很無奈,談情傷發哀怨,詢問該如何經營好一段感情。

都說信任和依賴是一切美妙情感的基礎,這樣說對嗎?

對,也不對。它是一個必要但不充分條件。

有時候,信任和依賴培育出來的可能會是一個“愛情苦果”。

英國《衛報》報道過一個案件:

1998年,娜塔莎?坎普希年僅10歲,在上學的路上被人綁架,這之后被囚禁在一個地窖里長達八年。

八年來她受盡各種非人的虐待,好不容易逃出來之后,她卻開始同情懷念那個囚禁了自己八年的禽獸……

被綁架前的小胖妞坎普希

她是不是被虐傻了,犯賤啊。

先聽聽她的故事,我們再來討論她是不是犯賤。

1998年,坎普希在維也納上小學。

在我的記憶中,上小學的那幾年,幾乎每個月都有小女孩被迫害的新聞,不是被誘拐,就是被強奸或殺害。

盡管學校和家長早就給她打過預防針,但不幸還是發生了。

當時坎普希只有一米五,胖鼓鼓的跑又跑不快,加上書包又重,整個綁架過程前后只花了幾秒鐘。

她根本來不及反應,人在極度驚恐的狀態下是根本叫不出聲的。

綁匪把她關在一個不見天日的地窖里,沒有任何對話,每天按時提供食物和水,仿佛是養了只寵物。

電影《3096天》截圖

小菠菜們不妨換成自己想一下:密閉的空間、陌生的環境、除了你和綁匪,沒有第三人,叫天天不應,叫地地不靈。綁匪下一步想做什么,會不會殺掉我?

恐懼、不安中每一秒都是煎熬……

但綁匪沒做任何傷害坎普希的事情,反而讓她吃得飽穿得暖,可以讀書看電視,有時還會陪她玩游戲。

她的需求,綁匪都會盡力滿足。

但是有條件,她必須完全服從綁匪,不許提起父母、學校和親人朋友的任何事情。

他要切斷她的過往,剝奪她的身份。

為達目的,他不斷給她洗腦:

你的父母根本不愛你,他們不希望你回去,他們很高興終于擺脫了你,你已經沒有家人了,我就是你的家人。你只屬于我一個人,是我創造了你。

對于一個年僅10歲的孩子來說,這種洗腦是有效的。

電影《3096天》截圖

慢慢地,坎普希不那么恐懼了,她看清了綁匪的長相,知道他叫沃爾夫岡?普科皮爾(Wolfgang Priklopil),38歲單身漢。

我知道自己實在很天真,但是我就是愿意相信他。

可是,信任剛建立沒多久,普科皮爾就開始變臉。

坎普希一下子從受寵的孩紙變成了他的奴隸:

為他洗衣做飯,還要滿足他的性欲。羞辱、毆打是家常便飯。

電影《3096天》截圖

為防止她逃跑,綁匪剃光她的頭發,讓她半裸著干活。

電影《3096天》截圖

坎普希被折磨得得不成人形。被綁架時,那個胖鼓鼓的小妞,六年后身高一米七五,體重只有三十八公斤,面黃肌瘦,站都站不穩。

電影《3096天》截圖

為什么不嘗試報警、逃跑或者自殺呢?有的。

她想方設法地自殺,但全都是徒勞。

地窖里連根上吊的梁子都沒有。

周遭的一切都明明確確地告訴你:別想逃,你是逃不掉的。

當一個人處于絕望的時候,綁匪就成為那最后一棵救命稻草。

坎普希像一只被馴服的寵物一樣,最初的那種極端恐懼,變成了心底一種本能的依賴。

畢竟他是我生活中唯一的一個人,我的一切完全依賴于他。

她不再恨綁匪了,只是懼怕他。

是不是很矛盾?

坎普希每天被這樣矛盾的情緒折磨著,發展到后來,這種心靈的傷痛變態到要用身體的疼痛來緩解。

她把每一次被毆打的情況都用文字記錄了下來。

自傳《3096天》

就這么耗著,一年又一年,直到她過了十八歲生日。

2006年8月23日,普科皮爾把坎普希從地窖里拉出來,讓她到花園清理小貨車。

這時候電話響了,接電話時他背過身走遠了幾步。

這么多年來,這是第一次,綁匪讓坎普希處在自己的視線之外,而此時花園的門正打開著……

一股求生的強烈欲望戰勝了所有的恐懼。

坎普希義無反顧地沖向門口,漫無目的地向前奔跑,最后翻進一位老婦人的花園,請求她幫忙報警。

她獲救了。

綁匪普科皮爾還沒來得及伏法,畏罪臥軌自殺了。

這本來應該是皆大歡喜的事。但得知普科皮爾自殺后,坎普希竟然當場崩潰,痛罵警察謀殺了普科皮爾,此后她的包包里始終留著普科皮爾照片。

綁匪沃爾夫岡?普科皮爾

法院把普科皮爾的房子判給了坎普希,當然也包括那間地窖。

直到現在,坎普希偶爾還是會回到被囚禁的房子獨住,回憶那段不堪回首的過往。

盡管她積極融入社會生活,還曾當上電視節目主持人。可是八年的囚禁生活的陰影實在太大,她出現了社交障礙,不敢使用任何社交網站,拒絕與人來住。

的確,普科皮爾是那個剝奪我青春歲月、囚禁我、折磨我的人,但是他也是在我十一歲到十九歲這一關鍵的人生階段中,唯一在我身邊的人。我是從折磨我的人手中逃了出來,但同時我也失去了在那段時間內和我最親近的人,哪怕是逼不得已的親近。

這就是傳說中的斯德哥爾摩綜合癥,也叫人質情結。

受害者對于犯罪者產生情感,甚至反過來幫助犯罪者的一種情結。

娜塔莎?坎普希

波叔,怎么會有人這么蠢?

錯!不是蠢(波叔嚴肅臉)。小菠菜們要記住:

斯德哥爾摩綜合癥不是一種不正常的病態心理,而是完全正常的、在特定條件下人人都有可能產生的心理狀態。

并且觸發這種癥狀的條件或者說門檻很低很低……

它就像一個魔鬼了來到人間,把一個人抓進了地獄,讓他飽受折磨,當魔鬼允許他回到人間,偶爾過上一點人間的“好日子”,他便會產生幻覺,以為自己到了天堂。而“錯覺”的以為曾經將自己抓進地獄的魔鬼,仿佛是解救他的天使。

或許有小菠菜會說,波叔你講的這個故事,女孩被囚禁了八年,受盡各種虐待出現這種癥狀不奇怪呀。

知道“斯德哥爾摩綜合癥”這個名字是怎么來的嗎?

1973年8月23日,瑞典首都斯德哥爾摩市內一家銀行被搶劫,劫匪挾持了四名銀行職員,與警方僵持了六天,130小時,最后劫匪投降。

事后這四名被劫持的銀行職員,竟然對兩名劫匪顯露出憐憫,拒絕指控劫匪還想辦法幫他們脫罪,其中一名女職員還愛上一名劫匪,兩人在服刑期間訂婚。

看到沒,僅僅130個小時,曾拿槍分分鐘可能要你命的人,轉眼間就相戀了?!

斯德哥爾摩綜合癥的出現,并不在于受害的時間有多長,迫害的程度有多大,

只要滿足了這四個條件,人們就會產生斯德哥爾摩癥狀。

1. 人質真正感到綁匪(加害者)威脅到自己的存活。

2. 在遭挾持過程中,人質感知到綁匪(加害者)可能略施小惠的舉動。

3. 除了綁匪的單一看法之外,人質與所有其他觀點隔離(通常得不到外界的訊息)。

4. 人質必須相信,要脫逃是不可能的。


這是一個打破自我,后天馴養的過程。

波叔之前說過,人要不斷打破自我再重塑,這樣才會成熟和成長。這是一個發揮主觀能動性的過程。

絕不是“被馴養”,這樣的你,只會失去真正的自我,完全找不到自己存活的意義。

事實上,這種人質情結屬于狹義的斯德哥爾摩綜合癥,廣義的斯德哥爾摩綜合癥在現實生活中很常見。

只要雙方之間存在不平等的權利關系,在滿足一定的條件下都有可能對主導者產生認同體驗。

比如家暴。

施暴人往往會對受害人進行大量的負面評價,當這種負面評價聽得多了,它就成為受害人身上一種“被強加的自我定義”。

滿滿地,受害人會認同施暴人的評價,完全以從施暴人那里得到的愛的數量來評價自己。TA做的每一件事情都是為了吸引對方的目光,贏得對方的愛。如果對方實施了暴力,TA會認為是自己的失敗。

無論我們外表上看起來有多強大,內心深處都有一條底線,它是我們的崩潰界限。

所以,波叔說人要有底線,要拼命守護這條底線。因為它決定了我們成為怎樣一個人。

但如果有一天,這條底線被打破,波叔希望小菠菜們努力找到自己,重塑自己,不輕易屈服現實。

如果你身邊也有斯德哥爾摩綜合癥的朋友,第一要務請找心理醫生進行心理治療,然后耐心的陪在他身邊,幫助他找回自我。

今日心情 不屈服

人性有想不到的堅韌,也有看不見的脆弱。

推薦閱讀相關文章:雜談
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c7hk.com/ceshiah.html
版權所有 © 轉載時必須以鏈接形式注明作者和原始出處!

本文目前尚無任何評論.

發表評論

排列五开奖号码走势图